第49章 开篇明义

  这一刻,所有人内心都震惊非常,就连靖南郡主都有些意外。卫素可是靖南王府中的老人了,深得靖南王之心,可以说是靖南王的心腹也不足为过,这也是为何穆三奇等大儒,都要敬他三分的原因。
  可是现在,却因为一个王子少卿,惨遭大刑,而且会被驱逐出府。
  他完全完了!
  回过头来,众人都看着礼部侍郎文老,这等官员,为何突然出现在靖南王府?
  靖南王颇为恭敬的看着文老道:“文大人,卫素唐突无状,本王已经处罚了他,请问文大人与我去书房说话吧……”
  这次文老来靖南王府,可不是来观光旅游的,极有可能带来了宫里的任务。尤其可能是涉及到了许多皇子继承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可是马虎不得滴。
  但文老却是一挥手,道:“不慌,老朽刚才从此经过,被王府王子少卿的高论吸引而来,对王子少卿的见识当真佩服,现在愿意一观王子少卿的‘道论’。”
  他这么一说,顿时所有人都哑然。
  礼部侍郎居然是被李图吸引而来的?而且,他对李图居然这么看重!
  不简单,绝对不简单!
  能够击败穆三奇等人是一回事,能够得到礼部侍郎的重视,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穆三奇等更是脸色难看,他们好歹也是成名依旧的鸿儒,可是现在文老却对他们不闻不问,反而对一个后生这么重视。
  虽然心中苦涩,他们也只能叹息。方才李图眼睛证明了自己的见识!
  李图微微一笑,道:“文大人过奖了。只是现在负责主持仪式的卫素大人已经被处罚,这场仪式……”
  文老笑道:“如果少卿不嫌弃,老朽担任主持如何?”
  他这么一说,顿时众人都更吃惊。
  就连靖南王,都微微色变,非常意外的看着李图,这年轻人,居然能让文老这么重视?
  须知,身为礼部侍郎,什么场合才让他亲自出马主持?封禅大典、皇子登基、皇帝驾崩等等大事,才会让他亲自出马。
  可是现在,居然不拘一格,为李图举行拜师仪式?
  这太过隆重了,穿出去,绝对足以震惊一放,甚至让整个朝廷,多注意到李图这个新秀。
  靖南王心中有了好奇,起初,他本来无意让李图这样一个后生担任王子少卿,毕竟他靖南王府想要找老师,有的是鸿儒可以选择。之所以让李图来,一者,是靖南郡主强烈要求,让他无可奈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王后的病,多个人多一分希望。
  他本打算,这王子少卿只是暂时给李图的一个虚职,等到王后的病只好了,就把他打发了算了。
  可是现在,这小子居然让礼部侍郎都看重,说明还真的有些本事。
  想到这里,靖南王微微一笑道:“好,文大人能够担任主持,不只是李图的荣耀,更是我靖南王府的荣耀,本王就观礼于一旁,也来听听王子少卿的高论!”
  众人都是心中复杂,刘初然更是心中一喜,脸上的兴奋都快要溢出来了。
  李图心中一喜,随机道:“多谢文老,多谢王爷。”
  “现在进行
  第一项,王子少卿银盆洗手!”
  文老高声开口,顿时两个侍婢,端上来一个银质的盆,李图上前,开始洗手。
  这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场中所有人都屏息而立,肃穆非常。
  紧接着李图洗手完毕,一个侍婢送上一块黄色的锦帕,李图擦干了手。
  “现在进行第二项,名师加冠!请授师冠!”
  随着文老的声音,两个侍婢恭恭敬敬的端上了一个黑色的帽子。这是一个古代文帽,类似于乌纱,但比乌纱意义更重。
  戴上这个,就是师尊!
  李图微微低头,礼部侍郎文老,亲自取下师冠,给李图加冠。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是羡慕非常。穆三奇等三人,眼中的不甘消散了,有的只是羡慕,以及一丝嫉妒。
  靖南王眼中也是闪过些许赞赏。
  “现在进行第三项,学生拜师!以成师徒之情!”
  文老继续开口,顿时,靖南郡主刘初然,施施然上前,看着李图眼中充满了盈盈笑意,道:“徒儿刘初然,拜见王子少卿李老师。”
  说完之后,她轻轻跪了下去。
  顿时,她身后的无数贵胄子弟也都跪了下去,他们心服口服,现在已经被李图的见识所征服了。
  李图淡淡点头,道:“从今日去,李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传道受业解惑,绝不藏私,定要将王府众多子弟,教导成真正的英才!”
  一边的文老点点头,道:“接下来,请王子少卿进行开篇明道,传授道论!”
  顿时,众人的眼前都是一亮。开篇明道,乃是一个概述,为师者要传授何种知识,是儒还是道?是礼还是诗?还是其他道理?王朝无数宗流,这是鉴别为师者属于何种宗流的关键一课。
  李图淡然一笑,道:“今日李某开篇名义,名曰:法治!”
  他话语一落,众人都是心中一动。
  自从秦朝以后,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诸子百家的身影早已逐渐没落,纵横家、法家、杂家、道家、墨家等等,不是成为隐居于世外,就是依附于儒家,李图以法治为名,难道是要传授法家的思想?
  文老也是意外,李图之前击败了三代大儒,明显是精通儒家六艺的,此刻居然又教授其他宗派的学说?
  难道这李图,居然是儒法双修?
  所有人都在疑惑的时候,李图已经开口道:“三皇五帝,圣名万世流传,但后世之皇帝,谁能与之比肩?圣人在前,而后人无法效仿,此乃必然!”
  “三皇五帝之名成,时势所造,变化万千,自然不可能再现上古时代。当今我朝,最主要的便是以法为准绳!”
  “法立,则天下康宁,法立,则天下自然能够运转。当今天下也有法,也有律令可循,然而距离真正的法治之世,还需要艰难跋涉!”
  “我皇英明,但天下治事者,上到宰相,下到县令,有几人真正以法为魂?区区以县令,足以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法能治民,而不能治吏,富人、士子、官吏,不是以钱财凌法,便是以清名侵法,或者以强权压法!此乃法之哀!”
  “所以,以法之立,则国家强盛!则民心悦服,古人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者,是此也!”
  “使民知法、敬法、卫法,使官吏懂法、畏法、严法,则我王朝,必威服四方,天下来朝!”
  李图高声开口,下方所有人都是心中震动。
  法,乃国之重器!
  问老不又得深吸了一口气,道:“无论其道论是否正确,但这等眼光和胸怀,恐怕朝中也没有几人能与之比拟,当真切中时弊!王爷,你靖南王府,捡到了一个宝贝啊!”
  他感慨的开口,众人闻言,都是心中复杂非常!
  能够让礼部侍郎给予这么高的评价,恐怕当朝都没有几个人!
  靖南王也是心中震动,他也听出了李图话语中的豪阔志气,但,礼部侍郎的话依旧让他心惊。
  这是因为,礼部侍郎就在官场,对李图所说的情况有更深体会!

金牌县令txt下载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 手机阅读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2184.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