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死亡的余韵

  没有一个人,可以从李图的手中逃走!
  此刻,他已经被杀意所充斥,只有杀戮,才能让他痛快。
  李图一步跃上,速度极快,顿时追上了两个黑衣人,分别抓住了两人的背心,用力一撞!
  “嘭!”
  一声巨响,顿时这两人的头颅撞在了一起,瞬间粉碎,脑浆和血液流了一地!
  杀戮不停,李图再次一步上前,将瞬间越过众人,落在了街头,堵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之前,他们苦心积虑留下李图,现在,却成了李图不让他们离开。
  李图夺过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刀,顿时冲杀而来。
  “不行,不杀了他,咱们都没法活着离开!”
  “他太勇猛了,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样下去,咱们没有活命之路!”
  “对,拼了!”
  这些人无不畏惧到了极点,他们非常想逃走,可是李图摆明了一个都不会放过,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求生欲望,一起朝着李图出手。
  但是李图根本不在乎,十几个人围了过来,刀剑笼罩了李图,李图忽然一声暴喝,顿时所有人耳中都是嗡嗡作响。李图长刀一闪,当前的七八个人,已经胸口中刀,倒了下去!
  无人能敌!
  李图不顾一切,一步杀十人,千里不留行!
  这一刻,所有的百姓都停了下来,愣住了看着李图。
  “帮李图大人,杀了这些人!”
  “与李图大人并肩作战!”
  “不能让李图大人独自面对!”
  看到李图这么勇猛,这些百姓顿时发出了咆哮,士气大振,方才的悲慨,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激愤!
  没有一个人能逃走!
  李图长刀所向,无人能敌!
  “你杀了一个老者,我让你下地狱!”
  李图一把抓住了方才击杀老邓头的大汉,一刀斩断了他的手臂,而后依次斩断了他的双腿、耳朵,最后,一脚踩碎了他的头颅!
  这些人在他面前,不过土鸡瓦狗!
  “你杀了一个孩子的父亲,我要让你痛苦一生!”
  他抓住了一个黑衣人,一寸寸地震碎了这人的骨头,让他如同洛天刚一般,痛苦而死!
  “啊——”
  哀呼遍地,宛如地狱一般!
  只不过,现在李图才是那个来自地狱的魔鬼!
  “你杀了朱八,我要你永生后悔!”
  最后一人,李图恨意惊天,忽然将他一刀钉在了旁边的木柱子上,而后手持另一把刀上前,手中长刀飞速转动,一刀又一刀地斩在了这人身上!
  李图的每一刀,都控制得极好,并没有伤到这人的要害,瞬间近百刀斩出,这人的身上,血肉一块块地掉落下去!
  这是凌迟!
  李图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刽子手,对一切罪恶,施以最严酷的刑罚!
  “李图大人,让我来杀了他!”
  一个老者颤抖着上前,他的眼中充满了恨意,手中持着粪叉,一叉插进了这人的胸膛,用力一拉,顿时五脏六腑,都被带了出来!
  死!
  死亡!
  凤凰集,已经变成了死亡的海洋。
  一眼望去,大街之上,全是尸体。
  这些尸体之中,有黄山三君子那样的名流,也有乌鸡道人那样的匪类,还有很多,其他武林门派中的所谓侠客。
  当然,还有百姓!
  这,是李图最为痛心的!
  哪怕杀光所有人,也换不回一个百姓的生命力。
  此刻,凤凰集上,忽然安静下来。
  武林人士,已经被杀光!
  周围,只有几百个百姓,守护在李图的身边。
  他们的眼中,此刻都充满了伤痛,死去的百姓,都是他们的亲人和朋友。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后悔,他们围着李图,就像守护着自己的亲人。
  除非他们死光,没有一个人,能够伤到李图!
  官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血水将大街的地板,都已经染红。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这一战,凤凰集上死去的人,不下四百。
  其中有一半,都是无辜的百姓。
  李图杀光了敌人,茫然四顾,心中却是如此的悲恸和空虚。
  杀了敌人又如何?这些百姓,还不是死了吗?
  “这,便是所谓的武林……这,便是所谓的江湖。”
  李图的嘴角,忽然泛起一抹冰冷的自嘲。
  他以前,还以为武林之中真的多侠客。
  现在他才明白,侠客根本不是武林中人的专属,他身边的这些百姓,哪一个不算是真正的大侠?
  反而是武林中人,平日里奉侠义为经典,到了十万两白银面前,都不过一群贪婪的败类!
  “此生李图,当横扫武林,令天下之人,再不敢以武犯禁!”
  李图忽然握紧了拳头!
  他恨!
  恨这所谓的武林。
  披着武林人的皮,和那些打家劫舍的土匪,又有什么区别?
  从今以后,李图将会变成一个修罗。
  一个让武林中人忌惮畏惧的修罗。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朝廷一定要让九幽道君当国师,打压武林。
  因为这片武林,必须打压!
  “噗!”
  忽然,李图喷出了一口鲜血!
  时间到了。
  系统给出的一个时辰,已经流逝。
  李图身体一软,瞬间倒在了地上,嘴角全是鲜血。
  眼前一黑,脑中似乎有千万只蜜蜂在鸣叫,他的鬓角,忽然出现了两缕白发!
  十载寿命流逝,立竿见影!
  在昏迷的前一刻,他努力地抬起苍白的手,朝那房顶之上的女子,道:“取我头去,勿伤百姓!”
  说完之后,李图彻底陷入了昏迷!
  房顶上,那女子的手,却颤抖起来。
  ……
  仿佛,进入了一片无尽的深渊。
  天地之间,没有一丝光亮,到处都是黑暗,到处都是冰冷。
  隐隐然间,李图似乎听到了怨鬼的嚎哭,仿佛黑暗中正有一只只不甘的鬼手,朝着李图拉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下坠,下坠……
  天旋地转,一片黑暗之中,却响起了一道琴声。
  仿佛从天上而来,照亮了这无数的黑暗。
  ……
  李惭恩和盛长平在等。
  他们背靠着背,坐在地上,等在凤凰集外两里处。
  他们两人的伤势越发严重,脸色苍白,连话都几乎说不出。
  天快黑了,夕阳已经被层层的远山所遮挡,最后一缕光亮即将消失。
  “大人……或许已经走了吧。”
  李惭恩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深深地落寞,泪水,一滴滴地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李兄……求你,给我一剑……让我快快下去,与李图大人一起见阎王……”
  盛长平的嘴角,带着一抹释然的苦笑。
  生与死,他早已看淡。
  现在,他死得无愧于心。
  但是就在此时,一道道马蹄声,忽然宛如霹雳般响起,路口飞驰来了十几骑。
  “还有敌人……盛兄且慢,你我再杀两个垫背!”
  李惭恩艰难地想要抓住长剑,可是却站都站不起来。
  “李图大人何在?墨家赵同袍前来助阵!”
  一个雄壮的声音响起!
  “敢动李图大人者,杀无赦!柳州州牧宁传武来也!”
  又一个急切的声音响起!

金牌县令txt下载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 手机阅读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2281.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