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熏然而醉,无有胜负执念

  所有人神色复杂,青年棋圣……就这样败了!
  “怎么可能……严慈遇怎么会败?怎么能败?他可是院长的徒弟啊!”
  “大盘复盘,大盘复盘……李图……何其妖孽!”
  “谁说李图没有真才实学了……这真是天人之才!”
  场中所有人震撼到了极点。
  “几位老兄,这可怎么办……怎么会连就连严慈遇都败了!”
  秦仙暨傻眼地开口,整个人脸色十分难看!
  “哎,谁知道!我们对李图了解得太少了!这样的人物,居然之前没有听过他的名号!”
  陶四潜恨恨地开口,同时心中也闪过一抹后悔,妈的,本来他不想抛头露面争名夺利,免得被世人议论,可是一听秦仙暨撺掇,就忍不住了……
  现在可好,脸都要丢光了!
  “只能希望吴悼梓和杜晓康能击败他了!”
  “哎……这可如何是好……”
  黄夫之等,也是脸色难看。
  但是此刻,李图却是淡然无比,转眼看向了杜晓康。
  杜晓康也是心中一凛,着实没有想到严慈遇败得那么快。
  但他爱酒,生性淡泊,倒也不在乎。此刻继续道:“现在,可以继续饮酒了吗?”
  说着准备把女儿红倒进瓷杯。
  三绝斋主也期待着品尝美酒。
  李图却是淡然摇摇头道:“还是不可。”
  闻言,两人都是有疑惑了,还不行?
  “为何?”三绝斋主发话疑问。
  “这女儿红美酒,乃是阴柔之绝色。人间女子,新婚之夜,最是迷人,饮此酒,需用羊脂美玉杯。俗话说,羊脂美玉,佳人之喻。如此,方可相得益彰!”
  李图淡然开口,侃侃而谈。
  闻言,三绝斋主和杜晓康都是意外了一下。他们都是精研酒道,可是这酒杯上的讲究……他们可没有注意过。
  “前辈,这……”
  杜晓康朝三绝斋主开口。
  三绝斋主微微沉吟,若有所悟道:“李君所说,颇为有理,倒是你我疏忽了此道。敢问李君,这女儿红须配羊脂白玉杯,这其他的酒呢……?”
  他十分好奇,因为这个领域,就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
  世界上最有趣的就是东西,永远不是旧的,而是新的。
  李图淡然扫了一眼,随手抱起一坛酒,道:
  “这一坛新丰美酒,毫无疑问得用‘大瓷碗’。王右丞诗云‘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游侠天下,唯有大瓷碗随处可见,多为贫苦百姓所用,碗大而深,一口全尽,方显豪侠痛快!”
  “好!好!好!只可惜这太学之中,恐怕并无大瓷碗!”
  三绝斋主,瞬间抚掌而叹,心向往之,恨不得立即起身,去前门大街上买个大瓷碗来才好。
  “晚辈这就去买来!”
  旁边几个好酒的青年,更是立即动身,跑了出去。
  而就连杜晓康,此刻也好奇起来,虽然怀着求胜之心,但这等论杯的见地,也令他佩服。
  “李君,请快说,快说!”
  三绝斋主更是催促着开口。
  李图微微一笑,道:“如我所料不差,这一坛便是西域进贡的葡萄美酒。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这葡萄美酒乃是嫣红之色,有三分脂粉气,这便不美,务必配上夜光之杯,便显得似血殷红,饮之便有岳飞‘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壮!”
  杜晓康和三绝斋主,欣然向往。
  “这一坛高粱美酒,应有三百年的窖藏了吧?堪称国之宝酒,也不过分。高粱美酒,乃是酒之始祖,所以,配上那商周青铜大爵,方显得更添古意!”
  李图侃侃而谈,三绝斋主更是眼中馋虫大动,熏熏然有醉意,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其意也。
  “见识!见识啊!”
  杜晓康欣然长叹,这一刻忽然深觉自己不如人,却也毫无介怀,只觉开怀无比。
  “大瓷碗买来了!”
  这个时候,两个青年跑了进来,手中端着好几个大瓷碗,正是最粗劣最普通的大瓷碗!
  “好好好!拿来拿来!”
  三绝斋主脸显喜色,急忙接过酒碗,摆在身前,打开了新丰美酒,倒了三大碗,酒香四溢,十分醉人。
  “请!”
  三绝斋主开口,李图与杜晓康一起举杯,三人一饮而尽,好不痛快!
  “好酒!好酒!好一个‘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三绝斋主赞叹不已。
  其他人则是羡慕嫉妒,恨不得也能过来喝上一碗才好 。
  “启禀三绝斋主,城南郭员外,亲自送来夜光杯四只!”
  又一声高声响起,一个胖员外抱着一个锦盒小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三绝前辈,晚辈来了,祖上传下五只夜光杯,不想今日有用!”
  说着站在了一遍,递上四只杯子,却是眼馋无比看着。
  这四只杯子都宛如翡翠,纵然在白天,也是显得剔透玲珑,透出一股碧绿之色 。
  三绝斋主一笑,道:“你也是个爱酒的馋虫,又带了四只杯子,还不坐下来,等我请你?”
  郭员外喜出望外,坐在一边。这郭员外乃是京都三大酒商之一,生平嗜酒,对三绝斋主也多有供奉。
  三绝斋主当即倒出了葡萄美酒,那美酒进入翡翠般的夜光杯中,被衬得更如鲜血,四人举杯痛饮,都是愉悦无比。
  周围的人不禁头吞了口水,眼馋无比。
  连接喝了四五杯,三绝斋主不禁长叹,道:“可惜了,这高粱美酒,我等饮不成了,青铜酒爵,乃是禁器,深藏府库之中啊……”
  几人都是爱酒的,就连杜晓康,现在都不禁长叹,道:“哎!遗憾,遗憾啊!”
  这一刻,他居然对李图消了敌意,反而如几个老友了,兴致勃勃地看着李图,道:“李兄,敢问这一坛,又该用什么?”
  这便是爱酒之人的可爱之处,凡是同道,便忘记恩仇,只剩酒意。至于那些勾心斗角的酒局酒桌文化,只是糟粕而已,那些人更不懂酒中三味。
  李图微微一笑,道:“至于这一坛杏花村,却是需要用景德镇‘红泥杯’,杏花村乃是农家辣酒。诗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农家小酒,配上景德镇红泥小杯,方显境界。”
  郭员外听了,简直眼中泛光,道:“好论断,好论断!日后郭某得去一趟景德镇,好好采购一批红泥杯!”
  “那时莫忘了给我两只!”三绝斋主急忙开口。
  “晚生也敢请郭员外预留一只!”杜晓康也眼中放光。
  几人哈哈大笑,不禁又喝了几大杯。李图一边论酒论杯,一边言笑晏晏,时而指点小玉下棋,偶尔挥上几笔,当真是潇洒快活,逍遥自在!
  杜晓康眼中欣然,长身而起,朝着李图一拜,道:“李君酒国前辈,晓康受教了,你我酒道,论什么比拼!若要轮输赢,晓康逊色千里!来,喝了这杯,一切不消说了。日后晓康凡有好酒,必然给李府送上一坛!”
  杜晓康这般开口,李图也是一笑,道:“好!酒国之中得知己,夫复何求!饮!”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喝!”
  几人大喝特喝,满园飘香,周围的人都有熏然醉意。都是好不羡慕赞叹!
  唯独那秦仙暨等,却是脸色惨然难看,愤怒嫉妒到了极点!

金牌县令txt下载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 手机阅读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2389.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