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黄山十骑,挟五百军威

  尚德殿。
  消息传来,云壑看着纸条,漠然良久,眼中寒光闪烁,道:“李图这个奸贼,居然没有死!”
  他恨恨地甩了手,转过身去,怒意未消。
  背后张公公谄媚地道:“殿下,云熙死了,这也是一个大收获,只要他一死,李图这空壳少傅,根本没法翻身!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弄死他!”
  云壑这才点点头,冷笑着道:“区区李图,安能翻出我的手心?”
  城北。
  一座酒楼的密室之中。
  “妈的,这个畜生,居然还是没有死!老子们可是花了二十万两白银!”
  王员外咆哮的声音响起。
  “不要着急,五殿下死了,死得好!他一死,李图那厮就必然要失势,咱们弄死他,分分钟的事情!”
  另一个员外冷幽幽地开口。
  “来来来,喝一杯,庆祝一下云熙那个小杂种的死亡,当年古天舒,可也没让咱们好过!他死的好!”
  “对,李图和云熙这两个杂种,咱们一个也不能放过!杀,杀光他们全家,男的喂狗,女的当夜壶!”
  “哈哈哈哈!”
  狂妄和得意的声音响起。
  ……
  京兆尹府。
  李图一路抱着云熙的身体,一步步走到了府门前。
  一路上,整条朱雀大街的人都已经失色,所有人震撼地默然注视这李图。
  李惭恩悲愤到了极点,剑上染血,剑不归鞘,一路跟随守护。
  李图走进了府中。
  走进了房间,
  李图将云熙放在床沿,小心翼翼,不敢触碰到那巨箭。
  李图从左手云熙胸前,紧紧握着巨箭,而后右掌成刀,竭尽全力一掌劈了下去!
  “当!”
  一声金属断裂的响声,箭头一截直接被李图斩了下来!
  云熙体内的一截,纹丝不动,但李图的左手却因为要控制住箭矢,承受了巨大的冲击力,虎口全是鲜血!
  李图继续,将背后一截也斩掉。
  早已经点了她止血的穴道,李图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
  “你在这里等我,不久我就会回来,不要害怕,一切有我,没事的。”
  李图轻轻地、温柔地在她耳边开口,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开了门,李惭恩立在门前,脸色悲愤。
  “大人,要杀谁?!”
  他直接发问,握紧了手中的剑。
  他才是李图的护卫,这一箭本该由他来挡,可云熙却如此义无反顾,让李惭恩悲怒交加。
  无论是谁下的手,他都会舍弃一切去报仇!
  “你在这里守住,我回来之前,无论是谁,也不得进去一步!”
  李图开口,话语中带着一股阴沉。
  “大人,难道……云熙殿下还有一丝生机?”
  听到李图的话,李惭恩顿时露出了一抹紧张和期待。
  李图点点头,凝重地道:“记住,无论是谁,都不能进去!”
  说完之后,他迈步便走。
  “大人放心,除非惭恩死,否则无人可以入内!”
  李惭恩握紧了手中长剑,眼中坚定而决然!
  走出李府。
  御林军五百军士已然立在门外,为首的正是御林军三大统领之一的余伯劳。
  余伯劳,京城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之一,御林军虎营统领,杀人如麻,心狠手辣。
  他人已中年,脸上带着半边铁的面具,据说他那半张脸,是当年与天魔密宗一位堂主鏖战,两人精疲力尽之时,互相撕咬,被对方咬烂了。
  而那个堂主的咽喉被余伯劳以牙齿撕破,余伯劳生吃其心肝,嚼吞其眼珠。威震京城。
  余伯劳走了上来,道:“虎营余伯劳,率众五百,恭听李大人号令!”
  李图却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抬头,看向前方。
  十骑飞速赶来,带起一路烟尘,宛如一道急箭。
  这十人清一色都是黑衣,个个佩剑,精神抖擞,气质不凡。
  “护卫!”
  余伯劳眼中一沉,立即开口冷喝,顿时,虎营五百军士,立即结成阵势,人人都是手持双刀,气势如虎!
  就算是四级高手,在五百虎营卫士的阵势之下,也没有丝毫活路。
  余伯劳手放在了腰袢陌刀之上,脸色凝重,他一眼便看了出来,这十人中,有九个境界清一色都是四级中阶的高手!
  有一个更是四级高阶!
  个个用剑,全部四级中阶以上,这样的实力,绝对是超然宗门才具备,甚至,只有那传说中的几个门派,才有这么多的高手存在。
  马蹄逼近,十人骤然勒马而立,一起下马,无视这五百军士,直接跪地。
  “参见盟主!”
  “参见盟主!”
  十人高喝,声音如雷。
  瞬间,所有虎营卫士脸色疑惑。
  余伯劳顿时大吃一惊,瞬间明白了,这些人口中的“盟主”指的是李图。
  他不可思议地看了李图一眼。
  ——他听说过,李图乃是东南一域的武林盟主。
  十大四级中阶的高手,居然全部跪倒?他怎能不惊?
  李图淡然上前,虎营卫士让开了一条路。
  走到这十人身前,为首的,赫然便是独孤白。
  得到李图的书信之后,他亲自带人进京。
  “盟主,独孤白来迟,令盟主遭刺杀,有愧。”
  独孤白低下了头。
  经过黄山盟主堂历练,他已经不在像当初那么稚嫩倔强,整个人干练而成熟,武功更是已经到了四级高阶。
  “起来,随我去杀人。”
  李图冷冷地开口。
  十大剑士骤然起身,听到李图的话语,他们瞬间发出了一阵冰寒的杀意。
  黄山盟主堂建立之后,当初李图所挑选的三十个好苗子,个个勤学苦练,替天行道,杀了东南无数奸邪之辈,早已练就了一身铁胆。
  “余首领,请你带人,围住醉月楼周围一片区域,准进不准出!”
  李图冰冷地开口。
  余伯劳看着李图身后的这十个人,眼中闪过浓浓的忌惮,却没有说什么,一挥手,顿时带着虎营卫士离开。
  李图上马,带着十人,冲向醉月楼。
  醉月楼。
  笙歌燕舞,从不停歇。
  纵然是全京城都已经轰动,平常人都已经躲进了家中,深怕被横祸波及的时候,寻欢作乐的人们依旧在醉生梦死,莺莺燕燕依旧在笑脸相迎。
  直到此刻。
  五百卫士骤然到来,将大街两头堵住,更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将整条烟花街都控制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来了这么多的兵?”
  “嘘!小心点,全都是御林军,你看到没?虎字营!这是什么情况?了不得了!”
  瞬间,两边的青楼无不大惊,阁楼之中嫖客和妓女们纷纷探出了头,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大惊失色。
  这阵势,难道是皇帝亲临?
  就在整条街沸沸扬扬怀疑纷纷的时候,李图带领十骑骤然冲了进来,直接停在醉月楼下。
  李图下马,十人紧跟,直接冲进了醉月楼。
  “哎哟,这不是新任京兆尹皇子少傅李图大人吗?怎么有闲心来我们醉月楼啊?快请快请,我这就给你找最好的姑娘!”
  老鸨急忙上来,赔着笑脸,心中却是心惊肉跳。她见惯了风月客,什么彪悍人物没见过,可今日,李图和这十几个人,却让她腿都打颤。
  “噌!”
  一个黑衣剑士长剑直接出鞘,架在了老鸨脖子!
  老鸨顿时一动不敢动,吓得脸无人色。
  李图继续前进,闯进了大堂之中。
  大堂中有很多客人和妓女,都震惊地看着这些不速之客。
  “杀!”
  李图瞥了一眼,直接冰冷开口。
  五个剑士忽然出手,他们的目标,是藏在这群人中的五个高手!
  顿时大堂之中,剑光纷纷,血水泼洒。
  惊叫声惨呼声此起彼伏,那些无辜的嫖客和妓女,都吓得倒在地上,惊恐无比。
  李图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上楼。
  “你们干什么?上面是小青姑娘的闺房,刑部甄大人在,你们想找死吗?”
  几个打手围了过来,看到是李图,都大吃一惊。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独孤白手一动,忽然剑光一现,打手中的两人脖子已经被划出血痕,瞬间倒地,至死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其他打手瞬间大惊,个个都畏惧到了极点,急忙跪地求饶。
  李图狠狠一脚,踢碎了苏小青的房门!
  “嘭!”
  房间内,甄怀旦和几个青年官员,正在洋洋得意,觥筹交错地庆祝着云熙的死亡,高兴不已。
  这一声爆响让他们瞬间一惊,转头看了过去。
  李图走了进来。
  进了房门,李图第一眼看到的,是甄怀旦和邢阁奘!
  刑部审议郎。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好几个官吏,有吏部的,也有户部的。
  他们聚在一起喝酒作乐,而帘子后面,传来了苏小青熟悉的琴声。
  几人正在饮酒,言笑晏晏,忽然这般惊变,几人都是惊怒地回头,看到李图一瞬间,几人却瞬间傻眼!

金牌县令txt下载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 手机阅读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2421.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