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云安四面楚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org.com(笔下文学首字母+org点com,bxwxorg.com)找到回家的路!
  云安非常着急!
  他心中害怕到了极点。
  他坐在马车之中,一直催促着车夫,快点,再快点!
  他非常不安稳,心中不禁涌起了一种悔恨的感觉。
  或许,不应该那么早杀掉九幽道君的……
  如果九幽道君还活着,现在自己大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龙椅上,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但是……
  他又想起了杨万机!
  在他登基的那一刻,杨万机就找到了他,为他出谋划策,为他计划怎么除掉九幽道君。
  他对杨万机,此刻也不禁带上了一种恨意。
  “奸臣误我!”
  他痛骂了一声!
  终于,马车陡然停下!
  “圣上,骠骑将军府到了!”
  李隼激动地开口。
  云安立即下了马车,顾不上旁人的搀扶,直接就要奔了进去。
  但是易秋柏的府门却是紧紧闭着!
  “骠骑将军易秋柏何在!朕来了,给朕开门!”
  他重重地拍着大门,急忙大呼。
  但是府中却是毫无回应!
  “来人,给我撞门!”
  云安怒喝。
  旁边一群士兵拥了上去,奋力撞门,终于撞断了门栓。
  云安冲了进去,却见前方的花园之中,易秋柏正躺在太师椅上,捧着一本书在读。
  他悠闲到了极点,就像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和众人撞门一般。
  “易秋柏,你!”
  云安气得手抖!
  易秋柏转头,淡淡笑了笑,道:
  “四殿下,发生了什么事?”
  云安的心中瞬间一阵冰凉!
  四殿下!
  易秋柏的称呼,说明了一切!
  难道易秋柏,也要叛变了吗?
  他可是自己父亲最信任的忠臣啊……
  “易将军,现在西南的叛军攻入了京城,朕令你立即派出守备军平乱!”
  他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怒火。
  现在不能逼易秋柏太紧,有恨可以后面慢慢报!
  易秋柏却是摇摇头,道:
  “对不起,四殿下,我不能。”
  又是一个“四殿下”!
  而且,还直接拒绝了云安的要求。
  云安顿时急了,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朕命令你!”
  “易秋柏,你给我想清楚,你这是在抗旨!”
  他愤怒到了极点。
  李隼等人也是傻眼了,此刻急忙上前道:
  “易将军,你这是想不忠吗?”
  “难道你和叛军站在一条线上?你这是要遗臭万年的!”
  百官都是纷纷开口,分愤怒到了极点。
  易秋柏回过头,不再看他们一眼,拿起了自己的书,道:
  “我忠,但是忠于先帝,先帝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先帝说了,李图死,则忠于殿下,九幽死,则忠于五殿下。如今九幽已死,李图复生,我保持中立,已是难能可贵。”
  他平静地开口,说着深深地看了云安一眼。
  这的确是皇帝对他的临终嘱咐。
  闻言,云安却是彻底傻眼了。
  自己的父亲……根本没有真正的把他的力量留给自己!
  而是任由他和云熙去厮杀!
  只有胜出的人,才能得到先帝臣子的效忠!
  “不……不……不会是这样,不会是这样!”
  云安脸上写满了慌乱,他转身就跑。
  易秋柏指望不上了!
  现在只能去找杨万机。
  找杨万机商量。
  对,杨万机是最后的机会,杨万机对自己效忠,他足智多谋,既然能够杀掉九幽道君,肯定也能除掉李图!
  他上了马车,命人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圣上,等我们……”
  “圣上你去哪里啊……”
  李隼等人也是心急无比,现在只能跟在马车背后奔跑,跑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云安焦急到了极点。
  而此时。
  杨万机正在喝茶。
  他喝的是西湖龙井。
  他本不爱喝,从前不爱,现在也不爱,未来也不爱。
  有的时候,喝茶只是为了怀旧。
  最喜欢喝西湖龙井的,是之前的丞相,贾镇邦。
  贾镇邦已经离开了京城很久,现在也许已经到了华山,在华山之上扎下了一个小茅庐,每天泡上一杯茶,与清风为伴,邀明月共饮。
  他的桌上还摆着棋盘,偶尔,他还会自己和自己对弈。
  自从贾镇邦离去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下棋了。
  寒风吹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贾兄,君子。”
  他不禁叹息了一声。
  他藏了很多年。
  很多年。
  隐忍,小心,伪装。
  没有丝毫的破绽。
  圣上是否知道?
  他不知道,也许圣上知道吧。但圣上就算知道,也一定不会说。
  但贾镇邦却是知道的。
  贾镇邦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图谋,自己的所求。
  但贾镇邦直到临走,也没有泄露过一句。
  他面对九幽道君或者李图的时候,往往感受到的是一种压迫和警惕,需要自己用尽全力去对待。唯有面对贾镇邦的时候,却能够相交相知。
  或许是因为,他和贾镇邦,都曾经是失败者?
  贾镇邦一生不如他的师兄赵无极。
  而他杨万机呢?也曾被九幽道君镇压。
  但如今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外面脚步声响起,一个青年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恭敬和炽热,道:
  “据说,九幽道君已经死了。”
  “先生,我们可以动了吧?”
  这青年居然是云壑!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杨万机。
  云壑一直在忍着,听从自己母亲的话,不去争,不去抢。
  他一只没有弄明白,母后究竟底气在何处,为什么可以那么放心。
  直到今天。
  他明白了。
  原来在朝廷之中,还藏着一个真正的高手。
  杨万机。
  他才是隐藏得最深的那个棋手。
  如今李图已经死了,九幽道君,也已经被杨万机用计谋除掉。可以说,能够阻拦他上位的人已经全部灭亡!
  杨万机淡然回头,看了云壑一眼,淡淡地道:
  “不着急,殿下稍安勿躁,准备即位即可。”
  云壑的眼中更是欣喜到了极点,心花怒放!
  “云壑登基,必拜先生为国师!”
  他朝着杨万机深深行了一礼。
  杨万机淡然视之。
  “杨万机何在!”
  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急促的声音。
  “是云安!”
  云壑脸色微微一变。
  杨万机淡淡笑了笑,道:
  “殿下才是真正的储君,何须畏惧一个废帝?”
  云壑闻言,当即镇定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沉之色。
  杨万机挥了挥手,外面的管家便开了门。
  云安带着一干大臣,急切到了极点,他满头大汗,冲进杨府。
  走上大堂,却见云壑站在杨万机的身边。
  云安顿时心中微微一惊,但是没有多想,道:
  “杨首席,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杨万机微微一笑,道:
  “四殿下有什么事,尽管说说,九幽道君死了,我已知晓。”
  他心说云安演戏的确演得很好,九幽道君死了,能演的这么慌乱逼真。
  闻言,云安却是瞬间怔住了!
  跟着云安一起来的群臣,也是脸色大变!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杨万机,也改了称呼?
  “四殿下”?
  难道杨万机,也如同易秋柏一般……
  云安下意识地退了两步,目光移到了云壑的身上,喃喃道:
  “你……你……”
  “四弟,有什么事情,你倒是直接说啊,相信杨先生一定会帮你的,对不对?哈哈,哈哈哈哈!”
  云壑发出了大笑声。
  他得意非常。
  看到云安如此窘迫的神色,他非常开心!
  云安的心中,最后的一缕希望,都已经要碎裂了!
  他看着杨万机,瞬间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哀求道:
  “杨首席……帮我……帮我!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我让你当国师……不!摄政王!我让你当摄政王,总揽天下朝政,你帮我……”
  他的话语中几乎已经带上了哭腔!
  群臣更是心中复杂!
  完了,彻底完了!
  杨万机淡淡起身,道:
  “四殿下,或许你不应该求我的,你应该求储君云壑殿下,他如果开恩,或许你还能做一个王爷,安享一生。”
  话语淡然。
  但是态度却是十分明了了!
  杨万机,根本不是云安的人!
  他不支持云安,而是支持云壑!
  百官都是傻眼了,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云安的心,彻底死了!
  他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上的龙袍,都显得萎靡不振!
  这一瞬间,他忽然笑了。
  惨笑!
  他心中彻底明白了!
  他错了!
  他本以为,杨万机是父皇的忠臣,是想继续在自己面前平步青云,所以才会投效他,为他出谋划策,除掉九幽道君。
  现在看来,对方分明就是挑拨离间,让自己砍断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被人当成了一把刀来用,杀掉了自己最大的底牌……
  “我好蠢……我好蠢……”
  他喃喃着,眼中带着对自己深深的嘲讽。
  “圣上……”
  “圣上……”
  旁边不少官员,这一刻都跪了下去,痛哭流涕,李隼、甄史厦等人精,这一刻则是站着不动,怎么都不是,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京城之中,局势已经彻底乱了。
  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现在真的是谁都不能预料!
  云安已经心如死灰,他抬起头,看了云壑和杨万机一眼,忽然笑了。
  他的笑容中充满了嘲讽。
  “有什么好笑的,不过你笑笑也好,否则我登基之后,你连笑都笑不出来!”
  云壑冷笑了一声,看到云安如此,他真是感觉快活到了极点。
  云安惨笑了一声,眼中却散发出了怨毒之色。
  “你们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为了演我杀了九幽道君的戏吗”
  “你们都错了!”
  他盯着杨万机,眼中怨毒到了极点,道:
  “我知道,你害怕李图,也害怕九幽,你根本不敢和他们正面抗衡,因为你知道,你不行!”
  “所以你隐忍了这么多年,借我的手杀了九幽道君,不得不说,你的确很厉害!”
  他一字一句,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旁边的所有官员,都是瞬间怔住,彻底傻眼!
  居然……真的是云安杀了九幽道君?
  不可想象!
  须知道,九幽道君可是他的恩师,可以说,没有九幽道君,他作为一个胡人的血脉,根本不可能触碰到龙椅!
  但最后,却是恩将仇报……
  百官都是耸然心惊。
  云安的城府,难以想象!
  杨万机淡淡地看了云安一眼,道:
  “你说这些伤不到我的。”
  “我和你杀了九幽道君,但九幽道君已经死了,没有人会为了他和我作对。”
  他十分淡然。
  云安的眼中嘲讽不减,一字一句,道:
  “假如我告诉你,李图没有死呢?!”
  瞬间,杨万机脸色耸然大变!

金牌县令txt下载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 手机阅读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2617.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