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皇族密事重现,辰南身份不凡

  时间一点点流逝。
  杨悠然和柳倾城,在一边静静等待着。
  他们发现,李图的身体时而紧张,时而松弛。
  就像是有根绳子,不时地勒住了李图一般。
  两人疑惑非常。
  李图这一次沉浸,比上一次更久!“点道为止!”
  李图不断地出手,不断地克服!但是始终无法脱离对方的控制。
  最后,李图索性不动了。
  他坐了下来。
  他全身都是汗水。
  所有的武功都施展了一遍,无论是谁,都不能轻松接下的。
  但是面对这个鬼影,李图却感觉无计可施。
  他的一身武学,憋屈非常,施展不出。
  每一次动作都会被打断!难。
  非常难!李图静下心来,在思索。
  对方如何做到这一步的?
  是因为快吗?
  ——可是他以最快的手法,几乎是羚羊挂角,上一招还没有落下,已经变招出招。
  是因为准吗?
  ——但是他全身浑然,内力风快运转,全身经脉和穴道,都布满了内力,对方如何知道那一处才是关键?
  李图百思不得其解。
  他冥思苦想。
  就在此时,对面的鬼影忽然动了。
  他踏出一步,但是脚却忽然僵住,而后整个人跌倒。
  他一拳打出,但是中途忽然停住,而后手臂僵硬。
  李图狐疑。
  鬼影连续做了很多相似的动作。
  他抬起一块石头,而后石头落下。
  他捧起一捧水,而后水滑出。
  ……最后,鬼影停住了。
  没有再动。
  李图在思索。
  这一切简简单单的事情背后,究竟藏着什么?
  抬起石头,才能落下。
  捧起水,才能流出。
  ……李图忽然下意识地喃喃道:“有前必有后,有上必有下,有左必有右……”“想要巨石落下,必然将之抬起。”
  “想要打下,先要往上。”
  “想要去右,必先经左。”
  “这,是因果。”
  李图眼中一亮。
  这是对大道的观摩。
  因果,岂非就是最基本的大道之一?
  巨石落下,因为它被举起。
  拳出击,因为它蓄了力。
  所谓的快,并不是快。
  所谓的准,也并不是因为准。
  而是因为对因果的看透。
  当将因果之道,运用到武学之中,就能轻易地发现其中规律。
  一个人出手,并非没有征兆。
  只要知道敌人想要的结果,就能推知他背后的原因。
  所以,就能阻止他的出手。
  李图明白了。
  他抬眼,看向梦神机,眼中露出了一抹尊敬之色。
  “观千剑而后识器,听千曲而后知音。”
  “因果之道,宛如棋道。”
  “知因而知果,以因截果,如截奔马!”
  李图眼中灼灼。
  “如截奔马”四个字,正是对“点道为止”最好的注释。
  鬼影忽然点头。
  而后消散。
  李图也终于醒了过来。
  他醒来的瞬间,梦神机的躯体也瞬间崩裂。
  化作齑粉。
  同样,梦神机也已经兵解了。
  不留任何痕迹。
  “你……你悟通了他的道?”
  杨悠然吃惊地开口。
  李图摇摇头,道:“只是观察到冰山一角而已。”
  “他们都是人杰,最重要的并不是他们留下的这些东西,而是他们曾经经历的那些东西。”
  唐三公子,因为感受到千变万化的毒,而创立出千变万化的玄极之手。
  天蚕,因为养蚕而观察到蚕的蜕变,因此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
  梦神机,则是由棋入道,对世间万物有着精密观察,汇之于心,感悟万事皆有因果的大道。
  结果比起他们悟道的过程,其实真的不重要。
  杨悠然若有所悟。
  最后一人。
  最后一人,应该就是辰南了。
  辰南,身为中原五白之一,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个。
  他拥有名列五白的盛名,但是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战绩。
  没有人知道他一生之中与谁战斗过,赢过谁。
  但是却能名列五白。
  他来自何处,师承何方,无人能解。
  充满了神秘。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三级台阶,代表了三种境界。”
  杨悠然开口,道:“唐三、天蚕、梦神机三人虽然也惊才绝艳,但是却唯有辰南一人,能够踏上第三阶半步。”
  李图看去,果然,其他三人的尸体,都是在第二阶。
  但是辰南却是处在第二阶与第三阶之间。
  他的尸体旁边,也有一行小字。
  “长生一场梦,不灭终是空。”
  “余纵横江湖数十载,不好斗,不迁怒,唯修身养性,漂泊山林,从师遨游。”
  “师尊太虚真人,寿终两百一十八岁,虽不能肩彭祖,然亦堪称有术。”
  “五十年前,于御花园中见师尊,师尊谓吾弟有长生之才,展仙术,欲携弟而去,弟以苍生为念,不愿求长生,而承大统。”
  “余厌俗务,乃乞师怜,师乃携余而去,至今离宫五十载已。”
  “临终无怨,唯念幼弟,以其命,修仙则长生,继位则命短,阴差阳错,何其叹哉。”
  “辰南临终绝笔。”
  至此为止。
  没有谈论武道。
  没有任何不甘。
  没有丝毫怨恨。
  有的仅仅是一抹轻轻的遗憾。
  而且是对自己弟弟的遗憾。
  分明充满了对生命的释然。
  “没想到……居然是他。”
  杨悠然深深一叹。
  李图看着她。
  杨悠然道:“你可知道,先帝其实有两个儿子。”
  “当今圣上,其实是庶出,按照帝统,应该有嫡长子继位才是,但是几十年前,据说曾有一妖道入宫,卷走了大皇子,当今圣上才继承了皇位。”
  “没想到江湖中无人能及的辰南,居然就是当年被妖道带走的大皇子。”
  杨悠然深深一叹。
  闻言,李图瞬间明白了。
  辰南的遗言,也说得通了。
  几十年前。
  御花园。
  两兄弟正在玩耍,他们感情很好,欢声笑语。
  一阵风忽然吹动,周围落英缤纷,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笑盈盈地出现。
  他手执拂尘,觀骨颇高,盯着两兄弟看了一遍。
  他看中了年幼的一个,于是告诉他:“你若随我去,可以得长生。”
  两兄弟并不相信他。
  老道笑了笑,一拂手,御花园中花香阵阵,原本含苞待放的花朵,居然在一瞬之间,尽数绽放。
  兄弟两人震惊非常。
  “你愿意随我去吗?
  你有长生之姿。”
  老道继续朝着小的一个开口。
  但是小孩却摇摇头,他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坚定。
  “父皇言,为帝者当为苍生计,问苍生,不问鬼神,我不恋长生。”
  老道惋惜了很久,道:“可惜了。”
  “你为皇帝,会是千古难见的好帝王,但你会痛失所爱,一生坎坷,壮年而逝。”
  “还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小孩坚定地摇摇头。
  于是乎老道准备离去。
  但是他却被大一点的孩子拉住了。
  “我想去!”
  大孩子的眼中,闪过一抹希冀。
  老道沉吟了很久,最终带走了大的一个……几十年过去了。
  世上或许少了一个帝王。
  但是山野之间,却多了一只闲云野鹤。
  因为他曾经放弃了世界上最高的地位,最大的权势。
  所以他心性淡泊,从不恋功名利禄,也从不为世俗所羁绊。
  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与师尊一起出没名山大川,访仙问道。
  尽管如此,他还是被誉为中原五白之一。
  直到二十年前,太虚真人仙逝,临终之时,卜得一卦。
  “长生之秘在龙空。”
  所以辰南才毅然来此。
  ……但是很可惜,他也没有找到长生的秘密。
  临终之时,他对一切都已经放下了。
  只是想起了曾经御花园中的皇弟而已。
  毕竟,皇弟本有长生之姿,却放弃了机会。
  按照太虚真人的预言,他会英年早逝……辰南为他而惋惜。
  ……此刻。
  遥远的京都。
  这一日,皇帝没有去城楼。
  他反而去了御花园。
  或许是人到了临死之时,对草木的凋零,也带有一种别样的感悟。
  他在御花园中坐了很久,很久。
  一阵秋风刮过。
  周围残花纷纷落地。
  皇帝忽然想起了几十年前的一幕:老道一挥手,满园群英缤纷。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皇兄,你可得了长生吗?”
  他心中苦涩。
  若是当年自己离开了这座辉煌的大牢,或许天雪,就不会死去……他从来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早死。
  因为他早已经明白,人终究是会死的。
  只是觉得这一生,亏欠了太多人而已。
  ……
  归心

金牌县令txt下载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 手机阅读 https://www.lubijt.com/book/364/81858.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